第二百三十三章 紫气浓郁

小说:登基吧,少年 作者:雁九 直达底部

    看着亳州军队伍远去,马寨主与霍宝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多了轻快。

    亳州军的事,还是让徒三去操心好了。

    三千多人马,十几个将领,就分了三派,乱糟糟的。

    要是徒三不加以整合,日后怕是出乱子。

    要是徒三整合队伍,又难免有排他敛权之嫌。

    加上柳元帅三子尽没,不管内情如何,徒三的名声都好不了。

    霍宝倒不是幸灾乐祸,却也不想徒三势力扩张的太多。

    否则就不是金陵藩嶂,说不得还会在其他势力之前与金陵对上。

    马寨主也是与霍宝差不多的意思。

    能容忍徒三立足扩张,却要在适度范围之内。

    要是过了那个线,就算亳州军内部不拖徒三后腿,滁州军也要牵一牵线。

    “柳彪不错,倒是可惜了!”

    马寨主还真有些舍不得。

    这个柳彪,要是留在滁州军,也是一方战将。就算比不得水进勇武,也不会差太远。

    至于韩喜山,一肚子弯弯道道都写的脸上,明显是不当用的。

    至于陈翼、陈大志叔侄,马寨主提也没提。

    陈翼一个乡间举人,就算有几分见识,能强到哪里去。

    滁州军下的文官,随便拉出来一个,都不会比陈翼弱。

    霍宝对柳彪印象也好。

    要是柳彪是柳元帅之子,而不是侄子,或者柳元帅之前早点放弃儿子,立这个侄而做继承人,亳州军也不会易姓。

    “只盼着咱们与徒三爷善始善终……”

    马寨主莫名生出这个念头来。

    一山不容二虎,他所谓的“善始善终”自然是有一日徒三带亳州军投了滁州军,那样柳彪就也能滁州军中。

    至于徒三,可从冯和尚例,独自领兵。

    而且他是霍五姻亲,又与冯和尚不同。

    只是马寨主心中也明白,徒三这样的枭雄人物,不会乐意居于人下。

    滁州军势力大涨,可也没有到让徒三甘心俯首称臣的地步。

    “表叔该回来了!”

    霍宝望向陵水方向。

    如今陵水名正言顺归滁州军,就不用操之过急。

    再说以邓健的性子,做到这一步已经是耗尽耐心,怕是没有心思去理会具体事宜。

    多半还是秘告霍五,让霍五安排此事。

    ……

    次日下午,邓健就回到滁州。

    带去的六千兵卒,回来三千,另有三千兵卒随水进留在陵水镇守。

    一个县城,与滁州州府兵卒一样,可也没有人觉得不对。

    毕竟陵水之前是亳州军治下,又是才经了攻城战,人心不稳。

    重兵镇守,也是合情合理。

    滁州军的人事,之前在霍五与马寨主手中。

    可随着滁州军地盘扩展,也没有指定到县这一级。

    按照规矩,陵水知县,可以由滁州知州、滁州都尉两人商量人选。

    王都尉前车之鉴犹在,哪里还敢随便举荐新知县人手?

    他这边辛辛苦苦的卖力气,攒下的功绩都因举荐不当被抹了,却是没地方喊冤去。

    这回,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指手划脚。

    至于毕知州,自己来滁州不过半月,还是人生地不熟阶段,更是不好开口安排新知县候选。

    其实,他心中也有人选,就是他身边跟着的年长的族侄。

    只是他明白,眼下这个便宜沾不得。

    不管是空出的曲阳知县,还是陵水知县,他这个族侄都不合适。

    就算“举贤不避亲”,也没有叔侄上下级的道理。

    那样未免太不懂事。

    族侄出仕,最好是在金陵过吏员试,去其他州府做起。

    滁州军征战几个州府,一路上开城门的知县不是一个两个。

    毕知州何德何能,能从众人中脱颖而出,直接升为代知州?

    不过是霍五给巢湖水师的人情。

    毕知州要是庸碌无为,怕是一任代知州顶天。

    只有用心经营,竭尽心力,好好经营地方,才能真正在滁州军立足。

    两位主官都不插手人事,马寨主就在麾下指了一人,是熊千户的表弟,不擅长战事,就跟在马寨主身边打杂,胜在仔细谨慎。

    “去陵水暂代县令一职,不用多事,维稳为要,一切等金陵安排!”马寨主交代道。

    那人恭敬应了,往陵水去不提。

    邓健看着马寨主似笑非笑。

    这是看出什么?

    才安排心腹过去?

    马寨主笑道:“恭喜邓爷,立一大功!”

    至于什么功劳,就不用说了。

    毕知州与王都尉在旁,只当是为陵水归属之事,亦是对邓健道贺。

    邓健却是意兴阑珊道:“打仗还好,其他很是无趣!”说到这里,对王都尉道:“陵水县之前乱的不成样子,七月里虽清理过,如今也过了三月,盗匪又有些死灰复燃的模样,还需整顿!”

    王都尉精神一震,立时应道:“是,属下明日起就带人往陵水肃清地方!”

    他如今身上还背着不是,不怕有差事,就怕闲着。

    些戴罪立功,抹了身上过错,心里也踏实。

    不用与别人比,只李千户在前,就够他追赶的。

    如今已经不是李千户,是庐州知府。

    当初两人都是邓健麾下千户,只李知府擅长庶务,打理曲阳县务,就入了霍五的眼。

    李知府却是一步快,步步快。

    两人如今一个是都尉,一个是知府,都是一方人物,可到底不同。

    王都尉也是滁州军最早的老人,看出来滁州军用人,身份资历重要,能力更重要,并不以亲疏取舍。

    邓健麾下三人,如今都崭露头角。

    马寨主麾下四人,出头两人,一人问罪,一人泯灭众人。

    杜老八麾下三人,人品有瑕,能力不足,都是籍籍无名。

    冯和尚麾下四人,已经有一人为和州都尉。

    只是那位僧将以练兵擅长,如今在和州操练新兵营,过后多半还会回金陵。

    取代他的人选,应该就是含山县尉,唐光的旧部。

    霍宝心中,对于陵水的矿藏很是好奇了。

    只是当着王都尉与毕知州的面,就忍着没问。

    等到两人下去,只剩下三人,霍宝才道:“表叔,陵水有什么?铁矿?银矿?”

    马寨主亦是眼神烁烁,盯着邓健。

    “金矿!”

    邓健挑眉道。

    霍宝与马寨主两人都愣住。

    金矿!

    比银铁更金贵的东西,怪不得柳元帅与韩将军两人将消息瞒的死死的。

    两人都没有问邓健消息渠道。

    邓健倒是主动提及:“是五哥得了消息,私下吩咐我趁机要回陵水……”说到这里,看了霍宝一眼道:“柳元帅的人去松江买盐,为了避人耳目,就选择偏僻的盐场,正好是小宝名下那盐场……”

    那边负责留守的是九爷的人,有一双利眼,看出是簇新的矿金来,就派人给霍五送了急信。

    无巧不成书。

    那边霍五才得知亳州军可能有金矿,这边滨江霍氏就有人主动投诚。

    是霍满的儿孙,受不了苦役营的操劳之苦,以秘事为由,求见霍五。

    他说的就是亳州军在东山的“秘密基地”。

    霍家娶的韩氏族女,其父就在那个“秘密基地”的负责人。

    日常里,就带了些消息出来。

    霍家人不知矿藏事,只当是韩将军留的后手,背着柳元帅养的私兵。

    如今他们落难,就将这个“秘密基地”当成是救命稻草。

    东山,也是黑蟒山中,就是挨着陵水县方向。

    徒三当初出家的寺庙,就在东山。

    马寨主眉开眼笑。

    金银都是硬通货。

    滁州军不管是北上贩马,还是南下收粮,都缺钱呢。

    霍宝却是暗暗乍舌。

    这就是老爹的运气。

    要是消息来得晚些,徒三已经接手陵水,这金矿的消息也差不多该知晓。

    到时滁州军除了硬抢,哪里能要回陵水?

    一个金矿,一得一失,滁州与亳州的距离再次拉大。

    徒三的运气虽也不错,可跟老爹相比,就不够瞧。

    真要按照术士说法,老爹身上的紫气比徒三的浓厚。

    ……

    滁州事毕,十月十三,霍宝与马寨主、邓健等人离开滁州,返程。

    随行的,还有老和尚与几个监察队员。

    老和尚精神抖擞,之前脸上密密麻麻的皱眉都舒展不少。

    与人斗,其乐无穷。

    况且,还是为了庇护百姓。

    老和尚既是“死人”,不担心连累儿孙,就十分尽职尽责。

    曲阳的“加税案”,说起来并不算少见。

    大宁地方**,官员盘剥都是这个模式。

    曲阳官员,自以为行事有分寸(只加商税,不动农税),靠山又硬(邓健这个霍五的头大大将兼亲家),加上师出有名(马驹子大婚,秀秀小姐备嫁),所以才理直气壮行事。

    老和尚想的清楚,回金陵就要与霍五谈谈地方县治。

    县丞、县尉等辅佐官还罢,可以用当地人,知县却是万万不能用当地人。

    否则牵扯太多,就算自身是好的,也难免有姻亲故旧“狐假虎威”。

    大宁朝如今大厦将倾,可大宁官制是随着前朝而来,是一代代传下来的,有可取之处。

    就算滁州军抱着取而代之的打算,也没有必要通盘否定大宁官制。

    “异地为官”这一条,不能只执行到州府,还是当成知县开始。

    因如今滁州军已经选拔使用的吏员,多是滁州、和州、庐州三地之人。

    金陵的吏员试,是十月初十。

    太平府的吏员试,还没有定。

    太平府初定,又紧邻着朝廷地盘,如何规划,还要再看。

    (“百里为官是基本的……就是县丞,也顶好是异县,否则容易为知县掣肘……”)

    ……

    十月十五,霍宝、邓健等人过江,回到金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