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110】——大结局(求各种给力!)

小说:总裁前夫不好惹 作者:孤印 直达底部

    阳童童面容异常煞白,她吃力地集中渐渐涣散的意志,努力保持头脑的清醒,可是浑身冰冷彻骨,细细的汗珠渐渐冒出来,这种疼痛的状况显然已经持续很久了。

    终于,她急促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蓝天逸心中一痛,知道再也不能耽搁,横腰抱起她冲上了院里停着的凯迪拉克,然后开车迅速将她送往医院。

    他一面开车,一面时不时地将揪心的目光落在副驾驶座上渐入昏迷的阳童童身上。

    车子停在医院的停车场,蓝天逸眼眸深处藏着脆弱,,他绕过车身,紧张地让她靠入自己怀抱,他害怕地唤呼着疼痛难忍的阳童童,“童童!童童!你这是怎么了?不怕!有我在,不要怕!我带你去看医生!” 抱着她十分火急地冲进了急诊室。

    而此时,早已痛得翻天覆地的阳童童已经进入半昏迷状态,分不清东南西北,她痛苦地流出了眼泪,靠在他怀里,可嘴里却依稀呼唤着一个不相干的名字——

    “博宸,博宸,我好痛……博宸,陪着我……博宸……”

    这个人的名字从这张苍白的唇间溢出,深深地刺痛了蓝天逸的心,英俊的眉宇微皱,隐藏着一丝男人的脆弱,他深深地凝视着怀里的她,心里有那么点沮丧,但他没有耽搁,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加快了步伐。

    看到她如此难受,他也感觉到了疼痛,如果可以,他愿意替她分担,甚至是替她痛。

    急诊室外,蓝天逸痛苦地将头抵在紧闭的门上,用手垫着额头,从她进入急诊室的那一刻,他的思绪就紊乱了……她怎么会握着他的手呼唤着季博宸的名字呢?

    难道她真的不爱他了吗?或者说她从来都没有爱过他?

    天呐!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明天就要举办婚礼了,那是两个人的幸福吗?

    向晚的风渐渐冷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急诊室的门始终没有打开。

    蓝天逸失落地在长椅里坐下来,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直到医生走出急诊室,他才赶紧迎上去:“医生!她怎么样了?!”迫切地询问。

    医生摘下口罩,儒雅地说:“先生请放心,她只是胃病又复发了,由于断药的时间比较长,那会痛成这样,现在基本上已经安定下来,痛感得到了控制,以后记得按时吃药就好了,再加上她上次手术的创伤并未痊愈,加之过于劳累,身体比较虚弱,生活中要特别注意。”

    “什么?她动手术了?什么时候的事?” 蓝天逸愕然。

    医生凝视着这个俊美渐露愁容的男人,若有所思地开口:“先生,不瞒你说,上次就是我给她动的手术,不过陪着来的是季总,阳小姐情绪有些不稳定,她意识已经出现紊乱了,一直唤着季总的名字,这是一个很好的征兆。”

    “很好的征兆?……这说明什么?说明在她的潜意识里,她希望季博宸陪着她?是这意意吗?” 蓝天逸浑然不觉自己已攥紧拳头,更不知道这一切都落在医生的眼底,医生和气地告诉他:“先生,阳小姐现在有这样的意愿,我觉得您应该满足她,这样有助于她身体的恢复。”

    满足她?

    蓝天逸勉强稳定心神,他缓缓松开紧攥的拳头,心中一痛,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我可以进去看看她吗?”

    “当然可以,但是请保持安静,她需要休息。”医生善意提醒。

    “好的,谢谢。” 蓝天逸感激地凝视着医生,声音有些苍白无力,或是说虚弱,他从医生身边绕过,进了急诊室。

    轻轻关上急诊室的门,缓缓地走到病床前。

    阳童童正闭着眼睛躺着,苍白的唇瓣微微蠕动,那两个字依然苍白无力,却又十分尖锐地刺痛了蓝天逸的心,一针一针地,毫不留情——

    “博宸……博宸……”

    看上去,她的气息很虚弱,她为什么要这么善良?为什么一直表现得很幸福?表示出忘记了季博宸?又为什么要让他亲耳听到这些?

    如果跟他在一起不幸福的话,他愿意放手的呀……

    “童童,到底要怎样你才能彻底地忘了他呢?到底要怎样你才能好好面对我们的感情呢?” 他坐在床沿,温和的声音就像一片圣洁的白光,轻轻地,深情地,照耀着心神紊乱的她,然后握起她冰凉的小手,抵在自己唇边……

    渐渐地,他的眼里染上了一层夜雾,心中也酸涩无比,他就这样凝视着她,深深地,仿佛永远都看不够……

    明明天天和她在一起,他却还是比任何一天都想念她,想看着她,想抱着她,想带着她出去吹吹风,散散步……

    “博宸……博宸你在哪里……我不是不要你……原谅我……博宸”

    他望着她,聆听着她的倾诉,有一瞬间,他突然清醒过来。终于,蓝天逸深叹一口气,将她的小手放下,掏出手机犹豫了一下走出急诊室,长长昏暗的走廊里,他拨通了亚伊警长的电话,告诉他童童生病住院了,明天的婚礼暂时取消,婚期再定。

    挂了手机,他心中说不出的苦闷与心酸,犹豫了很久很久……终于忍痛拨通了季博宸的电话,“童童生病住院了,要不要过来看看她?”  低沉地声音询问。

    “哪家医院?” 焦急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来,他能想像到季博宸现在的样子。

    蓝天逸沉重地叹一口气,“翔雅医院。” 简单的四个字话音刚落,他便按下了挂机键。

    长长昏暗清冷的走廊里,蓝天逸失神地站在那里,宝石般的眼中泛出淡蓝色的光芒,那是极度嫉妒下散发的光。

    他做足了心理准备,想好了接下来该面对的……

    冷清的医院走廊上四目相对时,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季博宸来不及询问他一些什么,很快便冲进了急诊室,也没管蓝天逸的处境与心情。

    咬咬牙,他没有回头,因为他没有勇气去欣赏那一幕……

    季博宸几乎是冲着跪到床前,慌乱地握起她的小手,深情地凝视着她苍白的脸庞。

    听得她吃力地一遍又一遍地唤着自己的名字,季博宸不由得眼眶一红,沙哑着声音问道:“傻丫头,我这不是来了吗?” 他将手探上她冰凉的额头,心痛地问:“童童,好些了吗?为什么还是这么冷呢?”

    而阳童童并不知道季博宸如愿以偿地出现在她面前,在这种半昏迷的状态下,她只是把自己压抑已久的情绪表露出来,或许当她醒来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蓝天逸僵直地站在门口,脸上的愤怒与嫉妒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层深切的悲伤和刻骨的痛楚。

    他僵硬地站在门口,嘴唇煞白,望着病床处深情款款的两个人,深黯的眼底似乎有痛苦的火焰在燃烧,站在那里,他就像一位善良孤独的天使。

    这个夜,漫长……

    在季博宸没有出来之前,蓝天逸始终没有踏进那扇门,他坐在走廊的长椅里,一分一秒地等待。

    他只会给他这一次机会,天一亮,一切都结束了,即时没有婚礼,蓝天逸也认为阳童童是他的妻子,他会肩负起保护她的义务,这其中包括不见季博宸。

    果然,在天亮之前,蓝天逸对季博宸下了逐客令,他站在门口,凝视着病床上那张安详美丽的脸,“你可以走了。”不冷不热地说。

    “我有话跟你说。” 季博宸放下阳童童柔若无骨的小手,细心地替她紧紧被子,退出了房间。

    走廊上,黎明的光亮透过干净的玻璃窗,直直地照在两个绝美的男人身上。

    “把她让给我,我会答应你提出的任何条件。” 季博宸刀削般俊美的脸庞透着些庄严与认真。

    或许谈判正式开始了,但一切的决定权都握在阳童童手里。

    蓝天逸淡然的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眸光微转,将透明的视线落到他身上,摇摇头,轻松自若地说:“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如果童童不是胃病犯了,如果她不呼唤着你的名字,那么当你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成为了我的妻子,你就再也没有资格跟我说这些。”

    “可是这些如果并不存在,老天爷在最终还是眷顾了我一把,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会唤我的名字而不是你?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忘记我,她一直都爱着我,只是又不想伤害你,所以才会把自己弄得这么痛苦,你真应该替她好好想一想。” 黑眸深沉地盯着他,声音低沉有力,最后还补了一句:“不要以为你给的就一定是幸福,很有可能是压力。”

    “这只是她不清醒的状况下发生的插曲,你走吧,我会替你好好地照顾她,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至于是不是幸福,至少我不会给她伤害。”

    这句话无疑带给季博宸浓浓的讽刺。

    他蠕动着唇瓣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只是将目光拉向急诊室内,最后看一眼病床上安详的躺着的女孩。

    “如果我的爱并不是她想要的幸福,我会选择放手,蓝天逸,咱们打个赌,我去喝你们的喜酒,婚礼当天我出现在她的面前,如果她真的可以做到面不改色,真的愿意一辈子跟着你,那我决不打乱你们的生活!” 季博宸嘴角弧度讥诮无比。

    蓝天逸凝视着那道颀长的远去的背影,他沉默了……感觉一阵冷风从背后袭来,他真的不能把握会发生些什么。

    等阳童童醒来,蓝天逸对于季博宸来过的事只字未提,他对她更加呵护,而阳童童只是比以前变得沉默了,她并不知道季博宸来过的事。

    “童童,你最近看起来气色不错,我们把婚礼定在明天好不好?”

    庄园里,阳光下,蓝天逸静静地将她拥进怀里,轻抚着她的背,等待着她的回答。

    可是他等了很久,也没有听到她的表态,自从从医院回来后,她就变得心事重重,比起她那一声不吭的沉默,他心里说不出的苦闷,每一次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她都微笑着摇头。

    “童童,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忠于自己的内心回答我,好不好?”双手扶住她柔弱的肩膀,眼里的坚毅让她一时咬紧发白的唇,“是什么事?”她小心翼翼地问。

    “你确定要跟我结婚吗?你确定你是爱我的吗?” 蓝天逸望着她天使般的容颜,紧张地问,那种害怕失去的感觉在季博宸出现过后越来越明显。

    素白的米色连衣裙,被暖风吹起一角,站在他面前,阳童童露出了闪亮的笑容,“你不要我了吗?” 她开玩笑地问。

    他却当了真,一把将她拉入怀里,高兴地解释:“当然不是!童童,我只是给你选择幸福的机会,如果你放不下他,我可以放手的!”

    那段最近总是将她折腾的记忆越来越清楚,季博宸好像就站在不远的哪个角落里观察着这一切,而她,也会莫名的紧张,但是依偎在蓝天逸的怀里,她又感觉那么安心,“我爱你,天逸我爱你,听清楚了吗?”  她应该无悔自己的选择。

    他将她抱得更紧了,他发誓要一辈子这样爱着她,要给她最多最多的幸福。

    ******

    婚礼在清新的草坪举行,经过蓝天逸和阳童童的仔细商量,她们觉得在中国的婚礼就不要太铺张,没有必要去教堂,到时候这个教堂遗憾就在不丹去补回来。

    婚宴场地已经布置得相当完美了,有了鲜花,轻纱,布艺,灯光,浪漫泡泡,丝带还有气球的点缀,已经营造出了一个童话的仙境。

    在婚礼进行曲中,蓝天逸牵着穿上水晶婚纱的阳童童缓缓走进花环编制的圆形拱门,两旁是一组整齐排列而成的鲜花柱和鼓掌送祝福的宾客。

    闪光灯耀眼地扫过来,记者媒体朋友们也是闻声而至,匆忙地占住绝对优势的角度,对这对特别的新人进行婚礼直播。

    整个现场聚集了成千上万人,所有精心的布置给人富丽堂皇的感觉,铺满红地毯的通道,加上四周满满盛开的玫瑰花,给人一种很幸福的感觉。

    这样的幸福仿佛可以传染,就连跟在新郎新娘身后的阳颜颜和阳正秋也露出了开心的笑脸。

    宣誓台四周,从紫色楼梯处便放置落地花柱,精致大方,漂亮温馨。

    宣誓台很大,足以容纳五百人,经过蓝天逸允许,多家知名媒体扛着摄影机便事先爬了上去,没有谁想错过这历史性的一幕。

    他的背影用粉红纱幔装饰着,纱幔上挂着一副扩大的婚纱照,就是在紫色薰衣草下新郎替新娘戴戒指的那张……

    站在台上向四周望去,整齐的餐桌上也有美丽的桌花,让宾客在浪漫的气氛中享受餐点也是阳童童的细心安排。

    被他牵着,一路走过头,阳童童只感觉头脑里一片空白,在化妆室的时候,她就感觉莫名的紧张,无论怎样都无法使自己平静,越是这样,心底就越有一个声音越来越清晰,到底要不要嫁给他……她有些犹豫。

    直到站在宣誓台上,各大摄像头围绕在四周,她的头纱被阳颜颜轻轻掀起,然后在她脸庞亲亲吻一下,送上一句祝福,她仍是浑浑噩噩的感觉,“谢谢。” 只是礼仪似地回一声。

    阳正秋牵起阳童童的手,眼神复杂无比,他们就这样对视着,各自保持着沉默,她对爸爸,有着太多太多的歉意,今天,他还能站在这里见证他们的幸福,阳童童有着说不出的感动。

    在紧张与热闹的气氛中,阳正秋另一只手握起蓝天逸纤细的长指,将女儿的手交到他掌中,“好好照顾她,我会感激你的。”他含泪嘱咐道。

    “爸爸,谢谢您,忠心地感谢您这么信任我,我会用生命去保护童童,请您放心!” 声音里充满了诚挚的感激,蓝天逸几乎热泪盈眶,他深情地吻住了阳童童冰凉的手背,这种爱已经刻骨。

    而她就像一具不知冷暖的木偶,只是淡漠地凝视着他,脑海里却不断地闪过与季博宸结婚时候的点滴,十年,十年的爱情,她真的要放弃了吗?

    她知道自己这是一种思想背叛,她知道不应该辜负蓝天逸这个像天使一般总是在她困难的时候即时出现的男人,可是她越想让自己平静,头脑就越是混乱。

    或许这就是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不管她怎么否认,不管她怎么说已经忘记了他……这是事实,无法改变的。

    抬眸,他模糊的瞳眸里投影着淡静的她,好像一切就像盛夏的泡沫,太不真实了,他知道季博宸今天一定会来,他没有把握这个女人会站在谁身边,她这样的眼神与表情让他完全没有把握,甚至是害怕,谁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神父所宣读的誓言条条框框好长好长,宛如过往的云烟飘荡在她耳畔,具体说的是什么,她无暇辩解每字每句的含义,只是清晰地听到蓝天逸深情地回答了三个字:“我愿意。”而且声音里有种无法掩饰的感激与圣洁。

    她翘长的睫毛微颤,没有勇气抬眸与他对视,那颗淡静的心突然变得不再淡静,这一刻,她真的犹豫了。

    可是当神父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阳童童小姐,你愿意与蓝天逸先生结为夫妻,无论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吗?” 她已无暇去思考,淡雅的神情有些发窘,不用去看,她也知道有无数双眼睛一齐投向她,等着她的回答,然后交换戒指,幸福地拥吻……

    “童童,你看着我。” 蓝天逸唇角上扬,双手握住阳童童单薄光滑的双肩,紧紧地凝视着美丽的她,给她给最大的勇气。

    十,九,八,七,六……

    紧张地凝视着蓝天逸,阳童童在心里默念着,一切听天由命吧,如果十秒之内季博宸出现了,她一定给他机会,一定不顾一切地跟他走,如果他没有来,那只能说明天意如此,等待着她的就是那句:“我愿意。” 然后王子与公主的生活就开始了。

    五,四,三,二,一……

    “我……” 微颤的声音被一声急促的呼唤打断:“童童!不——要——丢——下——我!”

    就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阳童童将未完的话咽下喉咙,惊愕地转身,将目光投向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

    季博宸站在离宣誓台不远处的红地毯上,胸口急促地起伏着,很明显他是一路跑过来的,仰起头对她微笑着喊:“童童!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一行温热晶莹的泪水滑落在她打扮精致的脸庞,她的手还握在蓝天逸的掌中,脸上已然扬起幸福的笑容,就在季博宸话刚落音的瞬间,阳童童的手终于从蓝天逸的掌中滑落,她拧起厚重的婚纱走下了楼梯,朝着季博宸跑去——

    而季博宸也朝她飞奔而来……不约而同地,这一幕看傻了在场的所有人,最为傻眼的是阳正秋和阳颜颜。

    就连平日里最爱抓八卦的记者们也惊得目瞪口呆,完全忘记拍下这一幕。

    反而蓝天逸,他面无表情,像个旁观者一样,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台下所发生的一切,他的心在他们深情拥抱的瞬间一抽一抽地疼,仿佛有什么在无声地碎裂,留下一道这辈子也无法愈合的伤口,那只原本可以握住幸福的手从她离去的那一刻,迟疑地停在空中,已然僵硬了……

    可就在季博宸牵着阳童童逃似地冲出婚礼现场时,蓝天逸终于清醒过来,他拔腿便追,直接跳下高高的宣誓台,朝那两个飞奔的人追去——

    全场哗然——

    离婚礼现场不算远的一片小树林中,季博宸牵着阳童童穿过小树林,冲到一处幽静的湖泊边停下,还未站稳脚,便一把将她拥入怀里,气喘吁吁地道歉:“童童,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就是不要离开我,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爱你,这种爱就是罂粟,我已经无法自拔了,我只能这样爱下去,直到死的那一天。”

    阳童童紧紧地环住他的腰,啜泣的颤动看得刚赶到的蓝天逸一阵心碎,他凝视着他们,用理智克制住全身轰然奔涌的血液,紧紧地,深深地凝视着……

    有一行冰凉的泪溢出眼眶,这是蓝天逸第一次流泪。

    “博宸,我也是,我也爱你,我根本就放不下你,我以为我可以,可是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没有你在身边的婚礼,我是那么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阳童童伤心地啜泣着,将头深深地埋入这个日思夜想的怀抱,全然不知道蓝天逸追了过来,直到,蓝天逸强忍住心酸,柔声地说:“宝贝,我会像天使一样地守护着你。”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这声音仿佛不是从嘴里发出的,而是从心里发出的。

    轻推着离开他的怀抱,阳童童触上蓝天逸脆弱的目光,她的心一颤,他哭了……他的眼泪让她感到无比的愧疚,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她的头脑好混乱,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就这样凝视着,深深地凝视着,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两人无声地流着眼泪,直到蓝天逸努力扬起一丝笑意,佯装高兴地说:“你能穿上我为你订做的婚纱,和我一起走红地毯,我真的很高兴。”

    “天逸……”她心酸地开口,却被他打断,“你什么都不要说了,童童,当你的星星陨落的那一天,记得打电话给我,我愿意做你的北极星,一辈子。”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甚至是沙哑,不再像春风一般温暖人心,却像是带来了一种沉重,这样的话让阳童童心痛了。

    她咬牙点点头,强忍着决堤的眼泪,“天逸,对不起,请接受我的道歉。”她深深地朝他鞠躬,可当她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那绝望离去的背影,她的心,也是冷冰冰的。

    她不是不爱他,只是爱季博宸多一点而已,而且季博宸有他的特殊性,他救过她两次命,她从九岁那天就暗恋着他……

    ******

    季博宸带着阳童童回到了新建的别墅,庞大美丽的童童乐园与别墅座落在一起,跟他们当时设计的一模一样,几度停工,又几度开工,就好像是她们的感情,几度分手,几度复合,终于的结局还算圆满。

    这里不再有冰库,因为念真的遗体已经交给警察处理了。

    他们之间不再有安以欣或是欧黎昕这种阻碍,因为所有的不愉快统统结束了。

    但是回到家的阳童童始终不能释怀,蓝天逸的最温柔的天使,他那么善良那么好,却被她伤害,这心里始终过意不去。

    但是季博宸告诉她,歉是要道的,但不是现在,现在三个人都需要疗伤,多给对方一点时间,驱散阴影的可能性就越大。

    直到有一天,达西的宾利开进了童童乐园,他下了车兴奋地冲到客厅,“季总!好消息好消息!蓝总把公司送给您了!”

    “什么?”季博宸讶异地问,本能反应,这完全不可能。

    达西赶紧解释着:“具体说是送给童童了!相关手续正在办理,今天早上他来公司了,而且还亲自交给我一封信,说是写给您的。”

    “我的?”又是小小吃一惊,但他已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从达西手中接过信,迅速折开精致的信封,将信纸拆开一看,只有短短的两行字,却有着足够的份量。

    “公司当做礼物送给童童,我要回不丹了,如果你再伤害她,那就再也没有机会跟她在一起了,因为我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会把她给追回来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经过了这一次,他哪里还会伤害她?哪里还会那么任性?他爱她还来不及呢?对她好,不用他警告,他也会!

    淡然一笑,季博宸把信封以及信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但是信上的内容他有告诉阳童童。

    “他要走了吗?”她显得很紧张。

    季博宸点点头,决定陪她去完成最后一个心愿,于是,他主动提出来:“要不要去送送他?”

    “……可以吗?”虽然她很想去送送他,可是又害怕伤害到季博宸。

    而他,早已猜出了她的心思,牵起她的手:“当然可以。”带着走出客厅,坐上车,径直开往蓝天馆。

    车上,阳童童双手紧握在一起,睫毛微颤,她在思考该怎样面对他,该怎样与他告别。

    “童童,就当他是一个朋友吧,坦然一点,你纠结的样子看得我好难受。”季博宸温柔的声音使她心中的紧张与芥蒂缓和了起来,“嗯。”

    在即将到达蓝公馆的时候,季博宸深情款款地对她提出了邀请:“我们明天去巴黎,好不好?”

    “巴黎?”阳童童疑惑地打量着他。

    “是呀,那一定是个比希腊更有吸引力的地方,童童,我想带着你去感受一下巴黎的浪漫,然后在那里举办一场我欠你的完美婚礼。”

    *****

    车子在蓝公馆外停下,阳童童原本想说走错路了,他很可能在庄园,可是眼前看到的一切证明他们并没有走错路。

    如今的蓝公馆,早已不是昔日的蓝公馆。

    一些穿着奇异军服的男人面容严肃地站在院子里,很明显他们是从不丹来的,阳童童摸不清楚状况,就拨通了蓝天逸的号码,当他出现在院子里的时候,已经完全大变样了。

    他穿上不丹最尊贵的衣服,俨然一副国王打扮。

    阳童童走进了院子,原本紧张的心情在看到这些严肃的士兵时,更加地紧张,“一路平安。” 她柔声说。

    “我也有一句话要送给你。” 他的眸光依旧深情,动听的嗓音依旧像春风般温暖人心,他说:“我会永远记得在我的生命里曾经出现过一个叫做阳童童的女孩,我爱她,更甚于我的生命。”

    “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我们还可以遇见。”

    阳童童垂眸浅笑:“再见。” 然后转身走出了院子,突然,她感觉到一阵释然,季博宸绅士般替她拉开车门,然后关心地替她系好安全带。

    远远地,蓝天逸凝视着他,他忠心地希望季博宸是真的对她好。

    2011。12。08晚

    《全 本 完》

    亲爱的读者们,总裁前夫终于完结了,很开心,也感觉很轻松,不知道这样的结局大家喜欢不喜欢,阳童童会很幸福的,因为博宸真的醒悟了,他再也不会伤害她了,这些日子,这样的思念让他彻底明白什么叫**。他会珍惜的。

    对于天逸,我们也祝福他吧,这里的一切并不属于他,让他安安心心地去做不丹的国王,为千万百姓造福。威盛过世了,在老国王的要求下,千易依然是不丹王妃,理所当然,她将和蓝天逸一起度过余生,有看全本文的朋友知道,他们之前是相爱的,但因为这种爱不被允许,所以才压抑了下来,直到阳童童出来,这种疯狂地转移到了童童身上。我要相信这种爱总有一天能转回去的。

    希望能各种给力呀!推荐+留言+红包+礼物。就算送个汉堡我也会很开心滴!

    亲爱的,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与陪伴,废话不多说,你们都懂的,请关注我的主页,请支持新书《蛋定宝宝:爹地是土匪!》很快就上传了噢~喜欢我的作品,请加群:118461202,最新近展公布在群里,期待你的到来,让我们一起加油!

    另:我的另一部完结文也挺好看的,《亿万宝宝纯情妈》,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